登录用户: 点击退出
×

用户登录

期望“陶”花处处开——访邹开煌教授

发布时间:2009-12-07 09:21 浏览次数: 【字体:

     上个月,福建省陶行知研究会年满“25周岁”,就陶行知教育思想的现实意义,记者与福建“陶研”专家、福建教育学院邹开煌教授进行了一番对话。 “活”教育的灵魂
   
记者:新世纪伊始,我国启动了第8次新课改,素质教育风风火火喊了多年,目前已经从小学延伸到了高中。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陶研”专家,您怎样评价陶行知教育思想?
   
邹开煌:我们先看第八次课改的核心理念,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为了每位学生的发展,核心是培养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再来看一个媒体热点,就是不久前刚刚去世的钱学森对中国教育缺乏创新人才培养机制的痛心疾首。
   
创新在这几年一而再地被提及,其实陶行知先生70多年前就创立生活教育理论,强调培养“创造型”人才。他喊出这样的肺腑之言,“处处是创新之地,天天是创新之时,人人是创新之人”,与现今提倡的创新教育是如此吻合。
   
“教育是什么?教人变!教人变好的是好教育。教人变坏的是坏教育。”对于素质教育,陶行知先生早已开出灵丹妙药,我们一起看看他的“六大解放主张”——
   
“解放他的头脑,使他能想;解放他的双手,使他能干;解放他的眼睛,使他能看;解放他的嘴,使他能谈;解放他的空间,使他能到大自然大社会中去取得丰富的学问;解放他的时间,给他一些空闲时间消化所学,并且学一点他自己渴望要学的学问,干一点他自己高兴干的事情。”
   
类似的教育理念相当多,其实我想说的是,对我们正在进行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陶行知教育思想应该重新被弘扬,被提倡。
   
到处都有灵丹妙药
    
记者:在新课改的冲击下,许多乡村中学感到惶恐,他们的路在何方?
   
邹开煌:我这里先举个例子,省行知实验学校——南安翔云中学。这原是一所偏僻的农村初中校,是一所薄弱校,生源、师资和办学条件没有任何优势。但是学校在教学上从课本“回归生活”、“回归自然”后走出了一条乡土之路。印象中,农村孩子害羞,表达能力差,文字功底不行,老师水平也不高,但是这所中学做的就是把课堂摆到田间地头,学生按村分组调研,把课改新增的综合实践活动课开展得有声有色。学生写的调研报告乡土味十足,例如以养猪大户的生活来看农民的财富变迁,让人印象深刻。
   
坚持几年后,现在这所中学不但没把路走歪,还反而把整体质量提升了,原先排名70开外,近年来中考上线排进前20,而且重点中学还抢着要学生,因为毕业的孩子视野宽,表达流利。
陶行知先生在长期的实践中形成和发展了乡村教育思想,他认为乡村教育的内容应该是“整个的乡村生活”,“活的乡村教育要有活的教育方法”,即教学做合一,在农村开展综合实践课程反而是“有源之水”,重要的是不要陷入唯分数论的怪圈。
   
类似翔云中学的例子很多,永定二中,还有闽清的后佳学区等,只要真正钻进去,到处都有灵丹妙药。
   
希望“桃子”遍八闽
   
记者:翔云的老师们思想解放了,才有这样的成果。
   
邹开煌:是的,教师是根本。我曾做过调查,现在师大出来的学生很少人懂得陶行知,更别说记得住他的名言和思想精髓了,能写出3条名言的少于10%,中学比小学情况更糟糕。功利主义突出,是现代师范生的通病,这是我们师范教育值得反思的地方。
    
在当今时代,重提陶老的“甘当骆驼”、“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奉献精神,“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的育人精神等等,都是师德的生动诠释。
现在师德教育被提高到很高的地位,重温陶行知先生“爱满天下”的胸怀,讲求老师的人格魅力,重塑师德精神的现实意义不言而喻。
    
因此,在加快教育改革发展中,“宣陶、学陶、研陶、师陶、践陶”具有重要意义。
   
记者:最后,您有什么话对广大教师说呢?
邹开煌:陶老明确主张教师应该“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学生则是“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认识到陶行知思想对我们正在进行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具有十分重要的启示作用和现实指导意义,需要行政部门给予支持,更需要各位老师的奉献精神。
   
我们把学习钻研实践陶行知的人称为“陶子”,我希望“桃子”能够遍八闽,各地学校“陶”花处处开。

                                                                                                                                原载《福建日报》2009123第五版

【打印正文】